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杨佳案中的中国律师(转)  

2008-10-30 22:55:35|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  更

 

汶川地震、北京奥运以及间夹于此一期间的七七八八,无疑使中国的政治形势变得严峻,社会氛围变得紧张。杨佳上海袭警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发生的,而且选择了七月一号这个特殊的日子,这使得惯以政治思维看问题的中国人,将杨佳事件并不单单地视作一个法律事件,而赋其以极其浓厚的政治色彩和社会色彩。面对此一背景之下的此一案件,中国律师的整体表现如何,值得关注,值得分析。

 

或者说如蝇逐臭,或者说如蚁趋糖,对于著名案例,全国的律师们都会投注以极大的关心,能争者则争相承办,不能争者则争相评论。著名案例带来著名影响,谁不想做个具有有重大社会影响,甚或青史留名的律师。然而对于杨佳袭警这一千年异案,中国律师却表现得出奇的麻木、出奇的冷漠,好像谁都没有看到这是发生于自己时代、自己身边的极有业务价值的事件。上海律师最具代表性,对于上海律师的麻木、冷漠,一位网友说:“上海律师表现了上海人特有的小男人气,无人争作此案,无人发言议论,好似乎刑事辩护不是律师应有的职责一样。在北京那些疯人式律师发出的疯狂呼号的相较之下,作为一个上海人,我为上海律师的表现感到惭愧!”但应当感到惭愧的不仅仅是上海律师,除了北京个别的疯人式律师外,全国的大多数律师都应当感到惭愧,尤其是那些大律师、名律师。他们在许多可以沽名钓誉的案件中经常借助于媒体、借助于各种场合喋喋不休,但在杨佳案面前,一个个都噤若寒蝉。是杨佳之罪,当死无疑,没有辩护的必要?否,刘墉一案,辩者甚多,评者甚多,辛普森一案,辩者甚多,评者甚多,他们都是罪大恶极,当死无疑。更何况,杨佳患精神病与否,杨佳母亲委托律师真实与否、有关律师取得辩护权合法与否,社会大众疑问纷纷,给法庭辩护和律师评论留下了极大空间。没有一个死刑犯是没有为之辩护的必要的,这是律师的定则。所以,杨佳之罪,必死无疑,不是律师们一个个噤声闭嘴的理由。中国律师整体性冷漠的原因是,杨佳案件已经不被当作一个单纯的法律事件对待,而是当作一个极具政治色彩、社会色彩的事件对待。在中国,政治事件、社会事件交付法律以后,是不会简单地按照司法程序运行的。在此情况下,杨佳事件首先不是一个法律事件,而首先是一个政治事件、社会事件;杨佳案件的处理,首先不是决定于司法机关,而是决定于更深层次的有关领导。对于这样的案件,一般的法律认识是无效的,辩护基本上不起作用。言而无效,不如不说。祸从口出,还是不说。在这样的心态之下,便出现了中国律师病态的一群。这是杨佳案件面前,中国律师的第一类型。

 

杨佳案件面前的第二类律师,也是病态的,主要出在北京,以刘晓原、李劲松、刘子龙等为代表,即上海网友所谓的“北京疯人式律师”,他们是中国律师中的个别。他们的表现确实有点疯狂:为杨佳这个杀人狂,他们大声疾呼,程序必须合法,审理要公开、公正、透明,让全国和全世界人民了解事件的真相。他们上书上海中院、高院、检院以及最高人民法院,以异常强烈的态度对杨佳案件审理中的程序问题和实体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杨佳母亲失踪,上海谢有明律师却从杨佳母亲那里取得辩护授权。对此,他们甚至向上海司法机关和中国最高司法机关提出振聋发聩的刑事控告——谢有明律师参与绑架杨佳之母王静梅!在特有的舆论监督之下,全国媒体对杨佳案件的报导很少(特别在奥运期间及奥运刚刚结束的那一阶段),他们的个人博客成了关注此案的人们了解案情发展的主要渠道。在向社会提供资讯方面,刘晓原律师提供的新闻材料敏锐、精细而非常及时,简直到了令人称奇的地步。2008年9月12日,杨佳母亲失踪两个月零十天,刘晓原律师通过他的博客发布一则消息:《杨母家窗户是谁关上了?》文称:“接到好友老虎庙打来电话,他说今天早上去上班时,路过杨佳住的慧忠路小区407号楼时,发现杨佳家里的那扇半开着的窗户基本上全关闭上了。”“而7月2日(杨母失踪的最早时间)乃至昨天以前,这扇推拉窗一直开有20多厘米宽。”文章之下附有慧忠路小区407号楼那扇窗户9月12日以前和9月12日当天的照片。这则消息引发的联想是:难道王静梅回过家?如是这样,为何回家不与老父亲和姐姐联系,马上又“失踪”了呢?如果王静梅没回家,是谁进了这个家门,这和非法取证或湮灭证据有没有联系呢?——不是国家、不是集体、不是单位,刘晓原律师以业外人士身份,全凭一已之力(当然有社会同好相助),做这样细致的新闻观察,堪称新闻史上绝笔。这些律师的疯狂还表现在,无视武装权力、无视上司,其言动全然不像一个通常中国人之作为。刘晓原在《旁听杨佳二审宣判杂记》中记载:“两个身高马大的穿便装者(便衣警察),抓着一个中年妇女的胳膊,强行把她拉走了。我自言自语道,怎么野蛮呀?有个手拿对讲机身穿便装的年青人,可能听到了我说的话,他两眼紧紧地盯住我,我回过头来也反盯住他。”面对放肆的武装权力,这简直是疾恶如仇了。他在《他们又找我谈话了》记载:“司法局一位领导给我打电话,问我星期天有没时间,到局里来谈一下。我说,星期天我要休息,没时间谈话。”宁要休息,绝不牺牲时间与领导谈话,这简直是中国人难以理解的大逆不道。但必须指明的是,这些律师的疯狂,只是表现在法律信念的执着,表达法律信念的无所畏惧上,并不是说他们缺乏理性。仍以刘晓原律师为代表来作说明:自杨佳案件发生以来,刘晓原律师写博客将近一百篇。这些博客的特点,或表现为对事件的直观式描述,或表现为对问题的单纯法律分析,绝不涉及政治内容。所以,我建议司法行政系统及律师协会领导,切勿对刘晓原这位担任着律师事务所党支部书记的律师秋后算账,在进行某些必要的教育时,一定要把握事实的本质,作准确的行为定性。

 

    以下谈谈第三类律师。此类律师只包括上海谢有明律师和翟建律师两个人,他们一个是杨佳的一审辩护律师,一个是杨佳的二审辩护律师。两位律师都遭到网友大众的唾骂,甚是值得同情。杨佳袭警以后的第一时间,谢有明律师即与杨佳进行了会见。会见后对媒体表示,杨佳心理正常,判处死刑应无疑问。作为犯罪嫌疑人聘请的律师,他的此番表态的确违背了行规,加之他是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一般认为应当回避,他受到来自民众的铺天盖地的指责,以及来自律师业内的强烈批评。翟建律师也受到了社会的广泛批评,有媒体报导,杨佳之父杨福生为他没有履行好辩护责任,且对其本人言语不当,正准备对他提起诉讼。然而,平心而论,谢有明律师和翟建律师都是很尽责的律师。他们的一审辩护、二审辩护无可挑剔,中规中矩。特别是谢有明律师,忍受着众多网民的谩骂,其一审中的辩护真可谓滴水不漏,且似乎满含激情。从一审判决书上看,谢有明律师坚持认为警察违法是杨佳袭警的前因,坚持申请重要证人到庭,坚持主张原认为杨佳无精神疾患的鉴定结论无效而要求重新鉴定,甚至认为杨佳无杀人动机、不应以故意杀人罪起诉。这是一次完全合格的辩护,所提出的问题都切中肯綮。翟建律师的二审辩护大致也应作如是评价。但他们二人不但未获社会首肯,反而因一次业务行为而落下难堪的骂名。其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他们取得的辩护权利的合法性受到公众的广泛质疑。谢有明律师本是闸北区政府的法律顾问,而被袭警察都是闸北区公安分局的人,一般认为具有利益回避关系。然而,他偏偏是上海司法机关最热衷的辩护人选。更重要的原因是,杨佳之母正处于失踪状态,北京市公安机关作了失踪立案。谢律师偏说,他亲赴北京取得了杨佳母亲的签字授权,而此后杨母继续失踪。翟建律师的辩护授权来自于上海高级人民法院指定和上海法律援助中心的相关手续。而特别需要指出的是,无论一审和二审,杨佳之父杨福生都委托了北京律师,千辛万苦奔赴上海要为杨佳辩护,但都遭到了检院、法院的拒绝。在此情况下,谢、翟二位律师辩护的合法性必然会受到质疑,人们将他们称之为“御用律师”。在此情况下,辩护词宣读得再好,律师业务做得再怎样中规中矩,只可能落个费力不讨好的结局。

 

综合以上三种情况,无论大面积的冷漠、麻木,无论面对大面积冷漠、麻木所表现出来的刻意反叛(从而表现为一种激进、疯狂),抑或业务做得中规中矩却费力不讨好,中国律师在杨佳案件中的表现都是病态的。这种病态来源于中国纵深层次所表现的对政治问题的畸形关切,第一种情形是这种畸形关切之下的一般性反映,第二种情形是对这种畸形关切的强烈反弹,第三种情形则是这种畸形关切直接操纵所产生的。解决这一问题的出路,在于政治束缚的解脱。三十年来,中国在司法与政治的关系的看法上进进退退,退退进进,但潮流性的观点仍然是,司法独立是司法公正的前提和保证。论者以为,治标兼及治里,从长远的观点上,以治里为重,这是解决病态律师、甚至病态杨佳的根本之理、根本之途。

 

                                 20081029

 转:http://www.fatianxia.com/blog/49151/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