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京城三大教授谈杨佳案审理:为司法辩护还是为法律代言(转)  

2008-10-26 23:03:55|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京城三大教授谈杨佳案审理:为司法辩护还是为法律代言

(戴 福  北京市京都律师事务所)

 

对于引起全国关注的杨佳袭警案件,我曾经专门写过几篇文章。虽然文章在各大网络论坛发表后,引起了广大网友的热切关注与讨论。但是,孰料好景不长,即被纷纷删除,甚至连本人在阿里巴巴网站开设的博客也被悄悄关闭。

 

我为此曾非常愤怒质问阿里巴巴网站的管理人员,但是服务小姐告知我关闭博客是因为博客文章中含有大量违禁用词。于是,我又追问他哪些词属于禁用词,被告知诸如“杨佳”、“司法”、“官员”、“腐败”等都在禁止之列。我反问,究竟是什么部门确定的禁用词,按照什么程序确定禁用词,单方删除作者文章是否侵害言论自由,被告知阿里巴巴按照所谓的“网监部门”要求确定的关键词。我要求她们就非法关闭我的博客、删除文章给我发书面通知,以便通过司法程序维护合法权益,但是她却毫不讲理地告诉我,“绝对不可能,就是这么做”。无奈之下,也只能作罢。

 

既然“杨佳”已经成为禁用词汇,即使写了也难以发表出来,所以对于杨佳案,似乎也就不想多说。何况,对于社会各界通过各种方式提出的质疑与批评,上海司法机关根本就是置若罔闻呢?今年10月2日,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做出二审裁定:驳回杨佳上诉,维持一审死刑判决,并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这样的判决结果,无论对于专家学者,还是对于普通百姓,都是在意料之中的。但是,社会对上海方面处理杨佳袭警案公正性的怀疑和批判,却并未因此而停止,足以说明该案的意义已经超出法律范畴,而更多的是案件暴露的深层次社会问题:诸如警察对杨佳的执法是否完全遵循了法律规定、杨佳向包括公安部在内的投诉是否得到了回应与妥善处理、上海司法机关对杨佳袭警案的处理过程是否真正公正等等。但是,当媒体报道了国内三名刑事法专家对杨佳袭警案审理过程的看法时,我深为专家们处心积虑地为司法机关进行辩护感到羞耻。

赵秉志教授说,我国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的确认为,在案件起因上,如被害人有明显过错,被告人犯罪动机不很恶劣、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不大的,一般可以酌情从宽处罚。但是,从杨佳案查明的事实看,案件起因对量刑基本已不产生影响,即不能因起因问题对杨佳从宽处罚。如果这样的结论是建立在闸北分局盘查杨佳时依法执法、文明执法,而杨佳无理纠缠上访的起因基础上时,任何理智正常、公道无私的人都能够接受。但是,杨佳案件的不同寻常之处恰恰就在于案件起因的扑朔迷离。从其杀害多名无关警察的行为来看,判处杨佳死刑本无可争议。但是审判机关不能因为杨佳杀害警察的行为罪大恶极,就有意无意地回避对案件起因这一事实的调查。也就是说,即便案件的起因对定罪量刑没有影响,作为重要的案件事实,审判机关也应当依法查明并有证据支持。因此,赵秉志教授的结论完全没有任何新意,实际上如果真的存在警察对杨佳实施了殴打、刑讯行为,且该行为的确给杨佳造成了终身残疾,在杨佳反复投诉而不能得到解决的情况下,我倒觉得杨佳的报复行为也不至于判死。当然,我们不排除有关部门是借赵教授之口,获得舆论支持的可能。

 储槐植教授关于精神病与刑事责任关系的论述,应该说大体上符合我国刑法理论和司法实践。按照储槐植教授的说法,精神病人的行为造成危害结果是否要负刑事责任以及负何等程度的刑事责任,关键要看法学标准——辨认和控制能力。但是,关于犯罪嫌疑人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是否具有辨认和控制能力的标准,虽是刑事法律做出的规定,但是却不能脱离医学的标准。也就是说,行为人在实施犯罪行为时,是否具有辨认和控制能力,更多的是医学问题而不是单纯的法律问题。至于储教授以杨佳精心预谋犯罪、实施犯罪和一、二审庭审的表现,判定杨佳不是精神病人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因为精神病鉴定涉及到非常复杂的专业问题,很多情况下单纯从行为人的个别行为细节判断,并不能得出正确的结论。

陈卫东教授认为,杨佳袭警案审理做到了程序公正,并对委托辩护、司法鉴定、公开审判做了解释。陈教授认为,杨佳对两审辩护人都同意认可,因而是合法的。但是,恰恰是在辩护人的选定上,究竟是否体现了杨佳的真实意思,尚待查实,因为两审过程中出现的诸如杨佳之母失踪、杨佳沉默不语等奇怪现象,足以表明杨佳精神可能存在问题。当然,无论杨佳在杀警时精神存在问题,还是在杀警后精神出现了问题,都将使得其对指定辩护人的同意变得没有意义。如果真是这样,理应由其父亲委托辩护人;至于公开审判,陈大教授罔顾媒体所报道的一审期间并未向社会完全公开的事实,以一、二审开庭都有当事人亲属和社区群众旁听,二审旁听人数达130余人作为公开审判的例证,实在不知其是的确不知真实情况,还是有意闭目塞听。同时,对于引起社会如此广泛关注的刑事大案,对于决定杨佳生死存亡的重要裁判,没有作为证人的警察出庭作证,是否也属于程序违法之列,更被陈大教授忽略了。

当然,对于三大教授的观点,总会见仁见智。但是,令我感到疑惑的是:三位教授在杨佳二审被判死刑的当口,步调一致、众口一词地论证二审判决的正确性,究竟是单纯地以学者身份为法律代言,还是受到有关部门“邀请”,为司法机关进行合法辩护?

为此,有必要翻检三位刑事法专家谈杨佳案的新闻来源。这则新闻是10月23日新华网发布的,作者署名是新华社的记者杨维汉。但是,该则新闻发生的时间、地点均告阙如,三位刑事法专家究竟是在怎样的场合发表看法,新闻并没有告我我们。另外,虽然网上搜索发现新华社记者杨维汉的诸多新闻报道,但是,在中国记者网上输入“新华社”记者“杨维汉”查询结果却是:查无此证!!!在以下三种情况下可能出现查询失败的情况:1、被查记者还未对本人记者证进行激活,这说明被查记者的个人资料还没有记入记者个人信息数据库。2、被查记者记者证已经失效。3、被查记者是假记者。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cc25a90100b5sw.html

  评论这张
 
阅读(33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