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2008-10-20 12:56:46|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13日,8点50分左右,翟建开车,带着吉剑青,在肇嘉浜路的苏浙汇附近,接到了杨佳的父亲杨福生、阿姨王静荣,以及杨福生的一个朋友。

南都周刊编辑:潘葱霞 记者 谢海涛实习生 刘传雷 上海报道

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

10月13日,上海市高院门口聚集了不少市民,其中有些人一早就来排队,想进去旁听。 摄影|雍和

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

10月13日,“杨佳袭警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开庭,包括杨佳父亲及姨妈等130余人到庭旁听。庭审进行了约7个小时,法庭当日未当庭宣判。                摄影|孟招祥新华社

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

10月13日,获准参与旁听的群众排队等待入庭。  摄影|刘颖新华社

                 杨佳二审辩护律师翟建。(照片由受访者翟建提供)

刑案律师翟建:我为杨佳生死辩(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

杨父委托的律师刘哓原去旁听前,在上海市高院门口,回答媒体的问题。             摄影|雍和

  10月13日,8点50分左右,翟建开车,带着吉剑青,在肇嘉浜路的苏浙汇附近,接到了杨佳的父亲杨福生、阿姨王静荣,以及杨福生的一个朋友。

  9点,他们到了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肇嘉浜路与襄阳南路路口处,高院公告信息屏显著地滚动着几行字:“本院定于二零零八年十月十三日上午九时三十分在第五法庭公开审理上诉人杨佳故意杀人上诉一案。审判长:徐伟”。这天,上海高院六点就提前上班,七点开始接受预约旁听。

  翟建看到高院侧门所在的襄阳南路上,马路两边人头涌涌,警察和保安如临大敌。在侧门旁边的马路上,北京律师刘晓原,正被一群记者和市民围在当中,情绪激动地诉说着:

  “我们找不到他的母亲。我们一直没有见过杨佳,本来按照法律的规定,他父亲有权为他聘请辩护律师,即使杨佳不同意。我认为,看守所应该按照法律规定,让他父亲聘请的律师会见一下杨佳,由杨佳当面向律师表示……”

  翟建走进法庭时,走在他前面的是几个法院的代表,其中一个西装革履的律师,回头和他握手,自我介绍说是李劲松,他是杨佳父亲聘请的辩护律师之一。翟建看到,旁听席上已经坐满了人,他看到几个认识的朋友。王静荣说,他们北京的朋友也都进来了。不过,一直“失踪”的杨佳母亲未见踪影。

  与8月26日一审时的高度封闭相比,二审法庭开放很多,获准旁听者达130多人。而第五法庭只有60个旁听座位,其余的被安排在法庭旁边的实时录像间。到场的有中央和地方媒体30多家,包括3家香港媒体。

  此次担任杨佳二审主辩护律师的,不再是一审中被业界认为“辩护到位”但身份颇受争议的谢有明律师,而是上海知名刑案律师翟建和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律师吉剑青。

  9点半开庭,杨佳被警察带上法庭时,翟建注意到,他还是一如既往的放松。而之前,作为杨佳二审辩护律师的翟建,见过杨佳四次面。

不是很想接这个案子

  “翟律师,你明天是不是抽个时间见一下杨佳?”

  9月22日上午,上海翟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建,接到上海市律师协会打来的这个电话时,觉得有些奇怪。

  这一天,距杨佳袭警案一审宣判,已过去了21天。这宗发生于2008年7月1日的血案,造成上海闸北区公安分局6名民警死亡,2名民警轻伤,1名民警和1名保安人员轻微伤。

  上海律师协会工作人员在电话里透露:一审宣判死刑后,杨佳提出上诉,上海市法律援助中心准备为杨佳安排新的辩护人,上海市律师协会想到了翟建。

  2007年当选为上海首届“东方大律师”的翟建,1984年从业以来,专攻刑事辩护,1989年被评为上海市“十佳刑事辩护律师”,2002年,创办上海第一家个人开业的律师事务所,并将其定位为专业的刑事辩护律师事务所。2005年被评为“全国优秀刑辩律师”,此外,他还担任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刑事专业委员会的副主任。

  9月22日,翟建在准备上海“炒房区长”浦东新区原副区长康慧军夫妇一案的开庭,这同样是个影响不小的案件。按照法律规定,律师要接受法律援助中心指派的任务,这是义务。翟建说他出山没问题,但是说老实话,他不是很想接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太复杂了。自发生后,因当事一方的特殊身份,而在程序方面在全国广受争议:先是7月29日原定的庭审取消,再是8月26日庭审时并未对外发放旁听证;一审的辩护律师上海市名江律师事务所的谢有明,则因为“闸北区人民政府的法律顾问”的官方头衔饱受质疑,而他在最初接触该案后发表的一些不利于杨佳的言论,招致北京16位律师联名致信司法部、上海市司法局、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和上海市律师协会,认为其言论严重违反律师法和律师执业纪律中要求律师审慎评论的义务,沟通,就在法庭上讲他有精神病,他会认为是对他的侮辱,会当庭顶起来。

  果然,杨佳不接受自己有精神病。翟建就做他的工作:有时,人的病是自己发现不了的,有些病不是说精神分裂症,就是痴呆傻子一样,其实有时只有某些方面是病态的,而在其他方面正常。

  当天,翟建把一篇《试论司法精神病学中“偏执性精神病”》的文章拿给杨佳看。作者何恬,医学学士,法学硕士,西南政法大学副教授,主要从事司法精神病学的教学和鉴定工作。

  在这篇文章中,何恬提到偏执性精神病病人 “通常有个性缺陷,表现为主观固执、敏感多疑,容易激动、自尊心强、自命不凡,这一性格特征,导致他遇事爱认死理,喜欢抗上,不服从领导、为追求自己认定的真理,哪怕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文章还提到,“偏执型精神病人的妄想内容不荒唐、不泛化,系统性强,病人的精神活动和现实社会保持较好的联系,所以其辨认方式,可以表达这层意思。

10月12日上午,翟建和吉剑青律师在开庭前,最后一次会见杨佳。为杨佳做了笔录,部分内容如下:

杨佳:我爸给我请律师,我是知道的,拒绝也是我自己的决定。

律师:你爸对你不错,一直供你读书到毕业。

杨佳:是的,在我中专毕业之前,他是给钱的,在毕业以后,半年内也是给钱的,后来就不给了。

律师:没再给过你钱吗?

杨佳:起码我没有拿到过。我妈住院的时候,他给过我妈钱。给多少不清楚。

律师:为什么不要他请的律师呢?

杨佳:我以为他知道。我想他应该知道。

律师:我后来听说你阿姨也为你请律师,我与她联系过,对此你怎么看?

杨佳:我和你们两个律师沟通得很好,我是信任你们的,没必要另外请律师。

  这份笔录,最后经过了杨佳的签字,修改过的地方都按上了红手印。当天下午,翟建把笔录拿给杨佳的爸爸看了,杨福生看后说:我也没有话说了,我也确实看到了。

法庭内外

  10月13日法庭上的杨佳,身穿一件天蓝色T恤,比一审时稍胖,当被法庭问及姓名、住址、籍贯时,回答敏捷,显机械但不恐慌。

  担任主公诉人的季刚,是上海市检察院公诉处处长,也是全国首届十佳公诉人。因此,此次庭审,被认为是“王牌碰对碰”。

  上午是法庭调查阶段,翟建详细询问了杨佳3次来上海的经过,尤其是引发袭警案的起因。他一如既往的风格,列出提纲,即兴发言;另一名律师吉剑青则询问了杨佳接受司法鉴定的过程,并发问2006年杨佳在山西与民警发生纠纷的情况。而检察官对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对杨佳一一询问,杨佳有的认可,有的否认,涉及到作案当天情况时,一概回答“记不清楚了”。

  下午进入了辩论阶段。焦点集中在是否有必要重新对杨佳作精神病鉴定;一审出具鉴定的鉴定机构是否有合法资格;警察是否打了杨佳。

  翟建主要做了两部分辩护。一是关于案件的起因,质疑杨佳当天在派出所并未遭到殴打的说法。二是关于杨佳的精神状态。翟建举例说明,在与杨佳的几次长谈,深感其精神状态和行为异于常人:

  他与父亲并无任何实质性的冲突,甚至说不出他父亲对他个人有什么对不住之处,但就是坚决不同意接受其父亲为其聘请的律师;

  他对一审的死刑判决表现出一种异乎寻常的不在乎,并称在看守所里非常舒服,“伙食不错,跟单位吃食堂没啥两样”, “你们不要为我争取改变一审判决,要不我在里面呆到50多岁才出来也没意思。”

  与翟建辩护内容相对应的是,杨佳在法庭上表现出异常的轻松,甚至称那些受害警察“他们不是无辜的”,当检察员问他此话怎讲时,他略加思索后笑眯眯地问:我可不可以拒绝回答。

法庭上,翟建提出为杨佳重做精神鉴定的理由:原司法鉴定的依据——《中国精神病障碍分类与诊断标准第3版(CCMD-3)》中所确定的人格障碍——偏执性人格障碍中有关病态描述,几乎全符合杨佳的表现和情形。

  人格障碍的症状标准:个人的内心体验与行为特征(不限于精神障碍发作期)在整体上与其情感(范围、强度、及适切的情感唤起和反应)的异常偏离;控制冲动及对满足个人需要的异常偏离;人际关系的异常偏离。

翟建发问:杨佳在马路上骑车,遇到巡警正常盘查便产生如此强烈的对立情绪而不予配合,当属认知的异常偏离吧?

  杨佳对其父亲的令人难以理解的态度,当属情感的异常偏离吧?

  杨所有的袭警行为,当属控制冲动及对满足个人需要的异常偏离吧?

  杨佳本人及其母亲都称杨佳没有贴心的朋友,杨佳本人也认为从来没有一个可以无话不说的朋友,当属人际关系的异常偏离吧?

  最后,翟建在结论中总结发言:杨佳有没有病,这是一个需要求证的案件基本事实,而假如有病是不是依然具备完全或部分刑事责任能力,则应当由鉴定机关作出相关的结论,而最终是否追究杨佳的刑事责任及追究怎样的刑事责任,则由人民法院依据事实和法律来加以裁判。起码这样的过程,才能体现出一个具备了公正程序的过程,而辩护人及所有关注杨佳案件的公民,期盼的就是这样一个公正程序的过程。

  检察院的应对,则是请参与一审精神病鉴定者之一出庭,证人讲述了鉴定经过,结论是杨佳没有精神病。

  杨佳对此表现轻松,他说:我没有精神病,有病的是派出所的巡警。

  法庭随后宣布,“因律师要求对杨佳重新做精神鉴定的理由不充分,予以驳回”。

   18:30,在历时7个半小时的庭审后,法官宣布将择日宣判。翟建走出法庭,他回忆说,杨佳的爸爸、阿姨对他说:作为律师能做到这份上,我们已是非常满意了。

  他们一起坐车离开法院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襄阳南路上,还是人头涌涌。旁听出来的李劲松,被人群围得走不了,他说:维持原判的可能性大。但我相信,经过这次开庭审理,有些事情,因为双方都说得比较透了,我相信法官也会更慎重一些,做出准确客观公正的判断。

  关于庭审的情况还在马路上争论着。有人说律师怎么不让杨佳的妈妈出来作证呢?翟建后来说:对于杨佳妈妈的突然失踪表示吃惊,这极不正常。但是从证据学上讲,杨佳的妈妈最多就是能证明:杨佳告诉过自己他被打了,怎么能直接证明杨佳被打了呢?至于为什么不请几个警察作证,我认为无需出庭。

  这天,翟建回到家后倍感疲惫,媒体记者的电话已经追踪到了家里。他说:“个人感觉除非重新鉴定,否则推翻原判的可能几乎为零。我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有些遗憾,又有些期待!”

“杨佳袭警案” 回顾

●2008年7月1日第三次来沪的杨佳,携带尖刀等作案工具闯入上海闸北公安分局机关大楼,持刀行凶,造成6名民警死亡、2名民警轻伤、1名民警和1名保安人员轻微伤。杨佳被当场抓捕。

●2008年8月26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杨佳袭警案”进行一审。

●2008年9月1日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 “杨佳袭警案”被告人杨佳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杀人罪依法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2008年9月12日 一审判决公布后,杨佳不服,提出上诉。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于9月12日立案受理。

●2008年10月13日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公开对此案进行二审。择机公布宣判结果。

  

 

转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4fb7fa640100aydg.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