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引用 杨佳案余音未了!  

2008-12-03 22:22:13|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刘晓原杨佳案余音未了!
(刘晓原点评:杨佳个案虽然已经终结,但给社会所带来的影响是不可能一下消失,人们对案件的思考也许刚开始进行呢!单从这个方面来看,杨佳案余音未了。

   正如某著名法学专家给我回复中所说:“这是一个值得认真研究、分析以及在制度层面进行推敲的典型事件。”

    2008年发生的重大事件,我以为除了汶川地震,就是这起袭警案件了。这起案件能引起全国广泛的关注,难道不值得执法者去作深层次的反思吗?但愿血的教训能推动中国的法治进程!)

转自12月2日《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杨母发出感谢信“请大家放心”杨佳案余音了结》http://news.baidu.com/ns?word=%C1%F5%CF%FE%D4%AD+cont:665818284&cl=1&tn=news&rn=30

王静梅亲笔写下公开信表达谢意,表示自己学会了坚强,请大家放心

  

  图:杨佳母亲的亲笔信。

  

  图:杨福生把儿子徒步时的一张照片镶到相框里,摆在百合花中。

  杨佳执行死刑后第5天,11月30日,杨佳的母亲王静梅发表致谢信,感谢所有关心和帮助的人。杨佳的父亲杨福生在博客里转载了这封信,也向本报记者表达了此事已了,期待更美好的未来。一直热切关注杨佳案的律师刘晓原也表示这个案子已经结束。

  杨佳父母分别表态后,杨佳案最后的余音或许也就此了结。

  “我有感激也有悲痛”

  致谢信昨天出现在刘晓原律师的博客上,署名王静梅,落款时间是11月30日。信中写道:前段时间我因心情悲伤,又对情况不知,就是一个字“急 ”。近段有各方信息才知道个大概,在此感谢各界的志士、仁人。王静梅在信中还表示,“我不会离开这块土地,因为我有那么多的感激,到死都不能忘。我也有悲痛,因为我失去了我相依为命的佳佳。我也学会了坚强,请大家放心。”

  针对致谢信是否为杨佳母亲所写的质疑,刘晓原律师昨天在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回应说,“内容全部是她自己写的”。他介绍说,30日下午6时20分左右,杨佳的母亲王静梅联系他,希望他代其发表一封感谢信,“实际上,此前她就表示过类似的意思,前两天杨佳的姨妈也曾转达过她的这个意思”。

  信在刘晓原律师的建议和坚持下,最终由杨佳的母亲亲自写好,并于当晚8时许交给了他。刘晓原表示,他曾一度担忧杨佳母亲的精神状态,生怕信的内容写得太过或者不到位,“所幸的是,由杨母独立完成的信的内容实在是写得高明,这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的。”

  杨佳案已经结束

  尽管这封信在网络上传播不广,但还是引起了少数关注杨佳案的网友的不同解读。对此,刘晓原表示,这封信实际上是王静梅对大家关注所转达的一种感谢,从内容上看,她目前的精神状况逐渐恢复正常,在对待实际问题上开始理智起来。

  显然,有网友还充满了某种期待。网友“老胡庙”在转载了致谢信的同时还写道,“令人欣慰的杨母的思维恢复,是我们该做期待的关键,一些在最初只有杨母单独与儿子对话的内容有望最终披露。而那一刻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对此,刘晓原律师表示,尽管从司法程序本身而言,其所暴露的问题依旧值得总结和探讨,以避免以后出现类似的情况,但杨佳案作为个案已经结束了,“现在无论谈什么,结果已经不能改变了”。他表示,虽然已经注意到有网友和媒体对杨佳母亲失踪等内容依旧充满兴趣,但作为律师,他尊重当事人的意见和权利,“作为杨佳的母亲,也会考虑到自己的后半生,也会有一个理智的态度”。

  杨父期待更好未来

  杨佳的父亲杨福生昨天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确认致谢信为杨佳的母亲王静梅所写,“这个是她的笔迹,见到信后,我也通过多方证实了”。他还表示,从信的内容来看,杨佳的母亲正慢慢恢复,“11月24日还在写申诉状,25日就收到了裁决书,这对她的打击太大了,但这封信表明,杨佳的母亲正慢慢从杨佳案的阴影中走了出来,这对所有关心这件事的人来说,都是幸事”。

  记者注意到,杨福生昨天通过新浪博客也发表了一篇感言。与王静梅的致谢信略有不同的是,这篇题为《有人总在背后说“不”》的感觉多了一点呼吁的味道。

  对此,杨福生解释称,他希望通过这篇感言来呼吁所有的人关注我国的司法建设,他坦言,从杨佳案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他说,相信未来会更美好。

  本报记者 张东锋 实习生 吴桐雨

 

 转7月19日《京华时报》报道

《北京警方开始寻杨佳母亲 曾被上海警方带走》http://news.ifeng.com/mainland/200807/0719_17_662598.shtml

 杨佳姨妈王丽(化名)报案后,北京大屯派出所已启动对杨佳母亲王静(化名)的寻找程序。目前王静走失的情况还未录入至警方内部网络,上海警方仍不愿就此事做出回应。

  走失网尚无杨母信息

  昨天,杨佳的姨妈王丽打电话到上海公安局闸北分局刑侦支队,询问有无王静的消息。对方称此事属于查找走失人口,建议她向闸北分局治安支队了解情况。王丽打电话到闸北分局治安支队,被告知,在北京报走失,就应向北京警方了解情况。

  王丽说,昨天下午3点多,她致电北京大屯派出所,曾接待她报案的彭警官称,因不知道上海警方哪个部门了解情况,所以目前还无法和上海警方联系,但会帮忙查找,如有消息会通知她。

  当初将王静带至大屯派出所协助调查的是上海警方,王丽询问这些警察属于上海公安的哪个业务部门,得到的答案是派出所内“好像没人知道”。

  昨天下午5点,记者致电大屯派出所,一位女警官说,如果17日报走失,目前应该已经上报分局,将走失人口情况挂到走失人口网。据了解,警方接到走失人口报案后会将该人情况挂到警方内部的走失人口网,如发现相关特征人员会对其身份进行核实。

  知情人士透露,截至昨天17时,走失人口网上还没有关于王静的走失信息。

  未公布派出所内录像

  杨佳接受审讯时称,因自行车事件接受上海警察讯问时,曾在上海芷江西路派出所遭到民警推搡和殴打。在7月7日上海公安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警方称并不存在对杨殴打的情况。警方的依据是,执勤民警的录音和派出所内的监控录像。

  警方公布了经过剪辑的4分钟录音片段。众多记者在发布会现场及事后要求查看杨佳去年10月5日在派出所5个多小时的录像,均遭到拒绝。

  没有媒体采访到杨母

  上海袭警案发生后,全国众多媒体试图采访杨母王静。但案发当天下午,警方便前往北京慧忠里杨佳住处,将王静带到了大屯派出所。十多名记者在派出所外蹲守多日,希望采访王静,但警方对王静的“保护”使他们一无所获。据王静的前夫和姐姐说,在7月1日之后就再也联系不上王静,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哪儿。

  曾有媒体报道说,王静被带至上海协助调查。多名记者向上海警方核实,对方均保持沉默。昨天,记者再次致电上海市公安局新闻科,对方称此案的侦查阶段已结束,警方不再发布关于此案的任何消息。

  评论这张
 
阅读(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