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从一审判决、二审裁定书看杨佳是否被警方殴打的疑点(转)  

2008-12-15 22:22:22|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所谓“疑点”是不符合一般常理,不符合一般规律,不符合人之常情,有待证据进一步证明的现象或事实。

从上海市一审法院的判决和二审法院的裁定书对杨佳为什么袭警?作案动机与2007年10月5日晚在上海芷江西路派出所是否被殴打,就存在诸多疑点。

 

1、为什么杨佳到上海闸北公安分局袭警

人以思想支配自己的行动,正常成年人从事某项行为一定有具体的内在原因。从杨佳在北京购单程机票只身赴上海,说明其对准备实施行为必然产生的严重后果非常清楚,已有“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思想准备,一定有过非常激烈的思想斗争,一定有促使他断然绝然义无反顾的客观原因。

 

从现有披露的杨佳情况:他生性腼腆,不善交际,喜欢旅游、音乐、上网,平时能与大家和睦相处,不乏关心他人事例,无犯罪前科和恶习,应属于我们社会中非常普通的一员。如果杨佳没有精神病,就因上海警方简单查验其无牌自行车,又没有扣他的车,又没有扣他的人,又没有对其殴打,还两次到北京与他协商解决办法,他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与上海警方纠缠不休,最后发展到不顾后果地暴力袭警,违背了一个在中国法制环境里长大的正常人的基本思维逻辑。一审判决以“杨因投诉要求未获满足,遂起意行凶报复”的结论,来解释2008年7月1日杨佳一个精神正常的人不惜以牺牲自己热爱的生命为代价,作出袭警六死四伤惊人之举的严重后果,难以服人。

 

2、为什么杨佳一定坚持要有个说法

“民不跟官斗”是中国人的传统观念,因中国从未有过“人生而平等”的理念,个人的渺小与官府的强大不在同一水平,斗来斗去吃亏的总是百姓。但从本案披露的事实看,杨佳自2007年10月5日事发后,一直通过写信、电子邮件等各种正当方式向上海市公安机关投诉,在上海市芷江西路派出所两次派人到北京找杨佳疏导并提出补偿后,杨佳仍顽固地坚持有没有被打要派出所出个证明,即使存在要公安机关赔偿一万元的要求,未被接受也不足以促使其走上暴力袭警的道路。杨佳反复地投诉又一直得不到问题的解决,给杨佳及家人心理上和正常生活上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不言而喻的。如承认杨佳精神正常,有正常的思维,就不能漠视杨佳反复投诉具有被殴打后为维护自己的尊严,是每一个正常人在正常思维情况下正常反应的正常行为。特别是杨佳一审被判处死刑后,查明是否曾被芷江西路派出所殴打对其能否被免于一死已不重要,但杨佳在上诉阶段会见律师时,面对将来临的死亡和可能查明真相最后的机会,把二审阶段查明自己是否被殴打看得比保留自己生命更重要,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已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杨佳在临死前还要刻意诬陷上海芷江西路派出所警员对他进行殴打的事实。

 

3、为什么杨佳敢向公安机关提出赔偿精神损失费一万元

一审判决书中有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杨佳向公安机关投诉并提出赔偿精神损失费一万元等要求”。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目前我们的国情,即使公安机关违法关押了你几天,也不可能赔偿你一万元精神损失费。如果2007年10月5日芷江西路派出所盘查杨佳时文明执法,没有对杨佳殴打的事实,即使双方存在语言或肢体上的冲突,精神正常的杨佳也不可能在事后反复投诉并提出赔偿一万元精神损失费的荒诞要求。但如果存在杨佳被殴打的事实,杨佳要通过一万元的赔偿维护自己的尊严不容侵犯反道合情合理。为此,我们不难反思,杨佳凭什么底气十足地胆敢向公安机关提出赔偿一万元精神损失费。

 

4、从芷江西路警员的证言证实将杨佳强行架入工作区域内双方已发生肢体冲突具有殴打杨佳的前兆

一审判决书中警员薛辉证言称,其和陈银桥、高铁军将杨佳架进里面的工作区域,警员陈银桥还称,我看见他(杨佳)打了民警就与高铁军等人将该男子架进派出所内工作区域内。什么叫架,他们没有进一步解释,但可以肯定的是当时杨佳不愿意,并不配合,被几个警员前后左右强制性或拉或抬到了工作区域,其冲突场面不难想像。杨佳孤身一人在派出所不但态度不好,还打了民警,可谓胆大包天,如客观承认现在公安人员执法时打人并不是新闻,那在芷江西路派出所民警在派出所内被杨佳打了后,将杨佳强制性架到工作区域后教训一下杨佳并不违背常理。

 

5、杨佳为什么敢在事发当晚向上海公安机关投诉

从民警吴钰骅的证言可以证明,2007年10月5日事发当晚,杨佳就在芷江西路派出所内被民警殴打一事向上海市公安机关投诉。

事发除杨佳一人外其余均为派出所民警的派出所内,各方当事人均在,如杨佳有没有被殴打非常容易查明。如没有被殴打的事实,杨佳哪带的胆量马上向上海公安机关投诉要求处理。

 

6、为什么没有芷江西路派出所工作区域内监控录像

杨佳称2007年10月5日在上海芷江西路派出所被殴打发生在进入到工作区域内。

杨佳被架到工作区域后,派出所在工作区域有无监控录像是能如实反映本案事实真相的关键。但从法院判决中并没有正面回答芷江西路派出所在工作区域内有没有监控录像,留给我们是没有还是不提供监控录像的想像空间。按常理非工作区域内都有监控录像,工作区域内更应有监控录像,如芷江西路派出所有意不提供工作区域内监控录像,答案就非常清楚了。

 

7、为什么芷江西路派出所没有民警能证明杨佳到工作区域后没有被殴打的事实

杨佳既然是被芷江西路派出所几个民警强行架到工作区域内,可以肯定在置留工作区域内期间始终有警员在看守。如果杨佳在芷江西路派出所工作区域内没有被殴打,找当时负责看守杨佳的警察作证完全可以说明事实真相。但一审判决书中民警薛辉称架杨佳到工作区域后他就上二楼值班室,陈银桥称架杨佳到工作区域后几分钟他就离开到街面巡逻,其他自称杨佳没有被殴打的民警陈红彬、副所长寿绪光,连自己当时是否在现场都无法证明,那谁在工作区域看守情绪激动的杨佳,谁又可以证明杨佳没有被殴打的事实。但一审、二审判决书在杨佳被架到芷江西路派出所工作区域后出现时间上、地点上不应出现的盲区,使事发在芷江西路派出所工作区域内,杨佳是否被殴打并不难证明的事实,派出所内却没有一个警察可以作出令人信服的杨佳没有被殴打的证明,岂不成让人无法理解的怪事。

 

8、为什么杨佳在并不知道芷江西路派出所工作区域有无录像情况下敢一直坚持自己被殴打的事实

派出所监控录像可以真实地记录事发现场的情况。如杨佳事先知道派出所能够提供工作区域外大厅监控录像,存在不得不如实陈述没有被打的可能。如杨佳事先知道派出所不能提供工作区域内监控录像,也存在抓住无监控录像漏洞编造被打事实的可能。但杨佳从2007年10月5日事发到2008年8月26日庭审播放监控录像期间,并不清楚芷江西路派出所工作区域外和工作区域内有无监控录像情况,他不可能根据派出所有无监控录像的情况有选择性的不懈地向公安机关投诉工作区域外没有被打,工作区域内被打的事实。杨佳是在不知道派出所能提供监控区域外录像情况之前,就已经承认双方虽存在肢体冲突后被架进工作区域,但没有被殴打的事实,与派出所工作区域外监控录像吻合,说明所述的真实性,他不是想要歪曲事实真相的人。同理,他在不知派出所没有工作区域内监控录像情况下坚持在工作区域内被打的事实,也就具有可以使人相信的理由。

 

9、为什么芷江西路派出所两次派人到北京找杨佳进行“疏导”

作为上海这样大城市的派出所,平时就要管理片区治安、户籍、刑事破案等日常管理工作,有时还要参加市、区布置的统一行动,通常警力不足。如2007年10月5日不存在殴打杨佳的行为,杨佳到处投诉实属无理,不可能两次派专人到北京找杨佳“疏导”,还要对提出无理要求的杨佳补偿三百电话费。杨佳理直气壮地对芷江西路派出所的投诉及要求赔偿一万元精神损失费与芷江西路派出所不顾日理万机的工作派人两次到北京找杨佳“疏导”并要补偿电话费形成鲜明的对比,与我们日常所知的公安工件方式也有明显的反差,如派出所没有殴打过杨佳,应如何解释呢?

 

10、公安机关为什么要把杨佳的母亲改名换姓藏匿到精神病院治疗并向公众隐瞒实情

如按上海警方证人陈红彬、顾海奇证言,2007年10月5日事发当晚,杨佳的母亲就与派出所取得了联系,此后,派出所两次派人到北京找杨佳协商解决问题,杨佳的母亲均有参加,杨佳的母亲还通过信访途径继续投诉。杨佳的母亲无疑是杨佳2007年10月5日在上海芷江西路派出所是否被殴打了解事情真相的重要证人,完全应当让杨佳的母亲参加诉讼向法庭证明本案的事实,

但2008年7月1日杨佳在上海袭警,第二天上海警方把杨佳的母亲送到北京公安局的精神病院,此后,几十天内杨佳的母亲一直在警方的控制之下。但当杨佳母亲的亲属及律师多次向北京、上海警方询问杨佳母亲的下落,均告不知,直到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杨佳的死刑,才在警方的监控下到上海看望了杨佳,并不准谈案件。

如上海警方担心杨佳的母亲徇情枉法有意歪曲事实,一是、警方在举证方面具有优势,不难证明杨佳母亲与事实不符的证言,没有必要惧怕杨佳的母亲参加诉讼。二是,上海警方也没有必要马上从上海跑到北京将杨佳的母亲送到精神病院藏匿。三是,没有必要在杨佳母亲的亲属、媒体及律师反复寻找杨佳母亲情况下与北京警方共同欺骗公众隐瞒将杨佳母亲藏匿在精神病院的事实。四是,没有必要在精神病院内将杨佳母亲的名字改为刘亚玲。

警方采取非常的手段将杨佳的母亲在最高人民法院核准杨佳死刑,杨佳必死无疑之前送到精神病院,我们有理由怀疑警方动用国家权利,使用非常手段想要藏匿的不是杨佳的母亲,而是杨佳母亲可能会对公众披露的于警方不利的事实真相。

 

11、为什么上海警方不向法庭提供杨佳母亲的询问材料

2008年7月2日,上海警方到北京以协助调查名义找杨佳母亲到北京大屯派出所,一定对杨佳母亲作了调查笔录。后将杨佳母亲送到精神病院并日夜有人特别看护,期间也会问及杨佳母亲所知杨佳2007年10月5日在芷江西路派出所是否被殴打的事实,作问话笔录。但公诉方为什么不要求警方提供杨佳母亲的询问笔录,法庭为什么不要求公诉人向警方调取询问杨佳母亲的笔录,查明本案事实。

 

以上不符合一般常理,不符合一般规律,不符合人之常情的疑点,一定有它出现和存在的理由,只是我反思尚不得其解。只有等待,我想总有一天会大白于天下。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ce35830100bnae.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