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保安隐瞒了什么?(转)  

2008-11-15 23:28:04|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452一向认为“成败在于细节”,常常问自己如果我是主审法官,面对杨佳案如此困难的局面,在潜在的种种政治和社会压力下,如何才能找到突破口呢?

先简单说一下客观存在的难点,4452以为主要有四方面:

1,原始录像缺失或关键时段、关键方向空白或不清晰而无法明确认定;

2,由于抢救伤者和特警的介入,犯罪现场已经被有意无意的破坏;

3,证人证言都是受害者一方,而且直接证人少、间接证人多,需要排除干扰、去伪存真;

4,利益集团背后的阻挠力量。

好在有一审、二审判决书,承认了发生过的那些基本事实,那么它们之间能不能够符合逻辑呢?

除了上篇《从李珂之血说起》,4452还可以找到许多,将陆续写出来和大家探讨。

《刘晓原的博客》说: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daf0ea0100becl.html

“我旁听了二审庭审,看了法庭播放的值班室杀人录像。行凶者头戴面具冲进值班室后,右手挥刀刺向四个民警,民警起身向门外跑去,行凶者也紧追出了值班室。录像停止,扬声器传出声音称,仅七秒钟时间刺伤了四个民警”。

人民网吴焰《记者亲历杨佳袭警案二审庭审激辩7个半小时》说:

http://society.people.com.cn/GB/8175674.html

“一是当场播放了7月1日9时46分许,杨佳闯入闸北区政法大楼底7秒钟内在值班室内连续刺死(4452注:刺向或刺伤,但决不能判断为刺死)4人的录相,画面凶残,许多旁听者不由自主闭上了眼睛”。

上面提到的“值班室的录像”也可以推测是《一审判决书》的来源:

经审理查明、、、同年 7 月 1 日上午 9 时 40 分许,杨佳携带上述作案工具至本市天目中路 578 号闸北公安分局北大门前投掷燃烧瓶,并戴防毒面具,持尖刀闯入该分局底楼接待大厅,朝门内东侧办公桌前打电话的保安员顾建明头部砍击。随后,杨闯入大厅东侧的治安支队值班室,分别朝正在办公的方福新、倪景荣、张义阶、张建平等四位民警的头面、颈项、胸、腹等部位捅刺、砍击。

4452以为,如果此录像是真实的原始录像的话,那么据此应该得到下面的公认:

从民警值班室跑出来必定有四位受伤民警,加上在后追的凶手,总共有5人。

如果一审就这么说了,而不采信下面保安的陈述、证词,以及勘查物证,那么大家也许永远会深信不疑。

《一审判决书》中保安的陈述、证词:

以上事实,有公诉人、辩护人当庭举证并经法庭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 、被害人顾建明(上海市保安服务总公司闸北区公司保安员) 2008 年 7 月 2 日陈述称:“2008 年 7 月 1 日上午 10 时许,我听见天目西路大门外有人在喊:‘有人放火,快报警呀。’我一听有人放火就往外看,看到分局围墙右侧处有两处明火,其中一处火势相当大。我想打电话到指挥中心汇报情况。我刚拨完电话还未通话,有一个人对我说了一句:‘你敢打电话,’接着就举起右手向我头部敲过来,我用手一摸血流出来了。这个人当时戴着一个防毒面具,身高 1 . 70 米左右,上身穿浅色衣服,右手拿了一把刀,刀长约十几公分,宽 5、6 公分。我回头看到他右手拿着刀冲进底楼治安支队值班室,一会儿的功夫,就看到民警倪景荣从值班室走出来,全身是血,到了底楼女厕所门口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接着,又看到那个砍伤我的人出治安值班室大门后左转朝分局电梯方向走去。这时,有人对我说 104 室门口还有一个人躺着,我走近一看是民警张义阶,当时他也是仰面躺在地上,全身是血。”

5 、证人童佳骏(系被害人顾建明的同事) 2008 年 7 月 1 日陈述称: " 2008 年 7 月 1 日上午,我在天目中路 578 号巡视时,听到一声玻璃瓶砸碎的声音,还发现分局正门东北处的花坛烧起来,地上有砸碎的深咖啡色的玻璃瓶,旁边站着一名男子。于是,我就问他:‘你在干什么?’他没有回答我,而是迎面朝我大步走来。我准备去叫几个保安来制止他,这名男子就用玻璃瓶砸我。我退到警卫室旁边,同时叫另外几个保安打 110 报警。此时,我看见民警倪景荣倒在女厕所门口的地上,身下有很多血。我还看到顾建明捂着头部,并对我说:‘我头上也被刺了一刀。’这名男子身上背了一只黑色小方包。”

6 、证人佘长富、石金根、惠立生(均系顾建明的同事)、陶文瑾(闸北公安分局临时工)于 2008 年 7 月 1 日、 2 日分别作了陈述,其内容证实一头戴面具,手持尖刀的男子杀害倪景荣等四名民警的事实经过。这四名证人的证言与前述被害人陈述及证人证言能相互印证。

保安隐瞒了什么?(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0>

4452为了理解方便而搜来现场图,许多重要处并没有被标明位置,4452也只能靠自己的理解猜着添加吧。

3个圆红点处大概就是顾建明的原始位置,红箭头是指从休息室往电梯大厅的通道应该有一个门,但不知张义阶躺着的“104室”和倪景荣倒卧的“底楼女厕所”位置在上图中哪里?

不过录像中逃离了值班室的四名受伤警察中至少倪景荣、张义阶有了说法,但最令人惊奇的是按照上面保安的陈述和证词,竟然张建平、方福新2位不见了踪影?

4452哑然,堂堂法庭确认之证据竟用“等四名民警”一笔带过张建平、方福新的遇刺经过和最后去向,应该属于没有基础的无理判断,而且既然存在如此多的证人,为何不让他们具体的讲出来呢?

4452以为,顾建明的证词是摆在头一炮的位置,应该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因此想找到明显的漏洞不易。顾建明的话又很圆滑,一直没有点明自己的移动位置,他也并没有肯定的发誓说“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张建平和方福新”,这是4452最困难的地方。

回到现场图,出值班室后也有两条逃身路线,一是图中箭头方向,另一个就是北门方向。4452在没有第一手资料的情况下,要否定顾建明的证词内容确实有难度。在受伤、惊恐和躲避的紧急状况下清晰的目睹全貌毕竟是强人所难,何况他的视线一直在关注着第一个出值班室的倪景荣,直到倪景荣走远倒下后又回到刚出治安值班室大门(4452以为不是值班室的门,而是与接待大厅相隔的大门)的凶手身上,而且又一直注视着凶手离开。在这个时间段里顾建明没有看见其他3个人的动向在理论上似乎也能站得住脚,比如张义阶就是佐证,是别人后来告诉他的。

但是4452还是能够发现顾建明有马脚露出来。

4452读读“我回头看到他右手拿着刀冲进底楼治安支队值班室,一会儿的功夫,就看到民警倪景荣从值班室走出来,全身是血,到了底楼女厕所门口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接着,又看到那个砍伤我的人出治安值班室大门后左转朝分局电梯方向走去”,总有怪怪的感觉,就是那两个“走”字。

为什么别人都分秒必争的说“冲”、“跑”,顾建明却用慢吞吞的“走”呢?

顾建明的陈述可以证明倪景荣所中的两刀一定在值班室里。

《一审判决书》有下面的内容:

15 、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沪公刑技物字( 2008 ) 0091 号 《 检验报告 》 的结论为:

( 2 )不能排除 1 楼治安值班室值班本上血迹、 1 楼治安值班室台上烟蒂、 1 楼大厅椅子上血迹、 1 楼大厅标牌 3 处墙上血迹、嫌疑人杨佳汗衫左肩上血迹为被害人张义阶所留。

( 3 )不能排除 1 楼治安值班室地上血迹、 1 楼大厅提取的鞋子底部血迹、 1 楼大厅标牌 1 处地面血迹、 1 楼大厅进门楼梯处血迹、嫌疑人杨佳左脚鞋子鞋尖处血迹、天目中路 578 号门大堂走道 12 号标牌处血迹为被害人倪景荣所留。

16 、上海市公安局沪公刑技法检字(2008 ) 00293 号 《尸体检验报告》 确认:

死者倪景荣颏部见有长 6 . 5 厘米的皮瓣创。颏下至左颈部见长 9 厘米的创口,创腔内见颈静脉、颈动脉多处血管破裂,甲状软骨断裂深及气管腔,创腔内相应颈部肌肉断裂。创口具有创缘整齐、创壁光滑、创腔内未见组织间桥等特点。

死者张义阶左腋前见长为 11厘米的创口,深达左侧胸腔,左胸腔积血,左肺有破裂口。左腋下平乳头处见长 3 厘米的创口,深达肌层。左手无名指末节掌侧见长 1.5 厘米的创口。左膝关节前侧见 0 . 4 *1 . 2 厘米、 1 * 1 . 5 厘米的表皮剥脱。右踩关节内侧上方见 2 . 3 厘米的创口。以上创口具有创缘整齐、创壁光滑、创腔内未见组织间桥等特点。

所以倪景荣身受重伤只能从值班室门口艰难的走出来是非常可信的,张义阶在值班室也有血迹,至少证明已经中刀,那么张义阶的撤离速度慢于倪景荣也是可以成立的。但是值班室里没有血迹的张建平、方福新他俩即使是走也一定会比倪景荣快啊!而一直注视倪景荣走出值班室的顾建明怎可能视而不见那么小的范围里超越倪景荣的2个人呢?

4452以为,“看见没看见”与“认出谁、认不出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而且张建平、方福新在北门大堂走道上都有血迹,至少证明2人在包括顾建明在内的保安们的视力范围里出现过,但为什么就是没有人作证呢?

( 4 )不能排除 1 楼大厅过道标牌 8 处地面血迹、 3M 面罩上血迹 1 、天目中路 578 号门大堂走道 7 号标牌处血迹为被害人方福新所留。

( 8 )不能排除刀刃处血迹、刀身根部血迹(有字面)、天目中路 578 号门大堂走道 1 号标牌处血迹、天目中路 578 号门大堂走道 2 号标牌处血迹为被害人张建平所留。

4452再根据逻辑推理,判断顾建明还有隐瞒情节。

4452推理如下:

顾建明的陈述还反映出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在顾建明“受伤”前,听力、视力都特好。

我听见天目西路大门外有人在喊:‘有人放火,快报警呀。’我一听有人放火就往外看,看到分局围墙右侧处有两处明火,其中一处火势相当大。

有一个人对我说了一句:‘你敢打电话,’、、、

在顾建明“受伤”后,听力、视力仍然一样的好。

这个人当时戴着一个防毒面具,身高 1 . 70 米左右,上身穿浅色衣服,右手拿了一把刀,刀长约十几公分,宽 5、6 公分。我回头看到他右手拿着刀冲进底楼治安支队值班室,一会儿的功夫,就看到民警倪景荣从值班室走出来,全身是血,到了底楼女厕所门口仰面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接着,又看到那个砍伤我的人出治安值班室大门后左转朝分局电梯方向走去。这时,有人对我说 104 室门口还有一个人躺着,我走近一看是民警张义阶,当时他也是仰面躺在地上,全身是血。

那么4452要请问顾建明,既然你的听力、视力正常,还应该听到、看到些什么吧?

值班室里的四位民警突遇持刀凶手(在你的目送下)袭击,伤痕累累不可能不发出本能的痛苦声、呼救声,那种撕人心肺的声音,身在现场咫尺的你(顾建明)怎会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呢?

但顾建明在陈述中确实隐瞒了杀人现场应该有的“声音”,他想掩盖什么呢?4452判断如果他承认了恐怖的“声音”,那么就必然会引来更多更强烈的质疑:一楼无数的工作人员包括正在工作的警察们为什么不起身作证?

保安隐瞒了什么?(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0>

(杨佳的双手及前臂没有明显的血迹)

 4452:http://sswn4452.blog.hexun.com/25488034_d.html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