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心情花园

一个让心情小憩的地方

 
 
 

日志

 
 

谁“伪造”了物证现场?(转)  

2008-11-15 23:17:18|  分类: 转载(其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4452

4452喜欢关注一些公开的事件,但常常苦于没有第一手的资料而茫然。不过现在媒体确实进步了,有了许多以前不可能看到的照片和视频,尽管还是太少、太简单,但有总比没有强。譬如“杨佳案”的现场照片几乎鲜见,可怜的几张也是像挤牙膏挤出来的似的。4452以为少归少,只要认真品味,还是能够有所发现的。

谁“伪造”了物证现场?(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0>

上面那张“杨佳案”中凶器“刀”的照片恐怕绝大多数人都早已见过,但许多人也许根本不会去介意“刀柄”下面的那块白东西是什么。4452也是在读《一审判决书》后才明白那原来是一只橡胶手套。

然而正是这个违背常理的“情节”,让4452判断它的内涵将比“华南虎”还“华南虎”。

下面是《一审判决书》中有关橡胶手套的部分内容:

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2008 年 6 月 26 日,杨佳来沪后购买了“鹰达”牌单刃刀(刀全长29厘米,其中刀刃长 17 厘米)、催泪喷射器、防毒面具、汽油、铁锤、手套等犯罪工具。

以上事实,有公诉人、辩护人当庭举证并经法庭质证,本院予以确认的下列证据证实:

10 、证人孔中卫(闸北公安分局纪委副书记) 2008 年 7 月 1 日陈述称: " 7 月 1 日 9 时 45 分左右,我在吴钰骅办公室门口,看见吴身上有血迹,左手捂在右胸口处。后我看到一个男子,身高 170 厘米左右,他左手拿着喷雾器,右手拿着一把刀,穿白色汗衫,深色长裤,脚下穿一双运动鞋,头上带着头罩,手上还戴着手套。他一边对民警使用喷雾器一边挥刀。在我们的合力下,用椅子将该男子顶在墙面上,之后缴下刀和喷雾器,然后把他拷起来。制服该男子后,由特警队的同志带了出去。他当时说‘我够本了,你们一枪崩了我吧。”

11、证人黄兆泉、容侃敏、陈伟(均为闸北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支队民警)于 2008 年 7 月 1 日、 2 日分别作了陈述,其内容分别印证了被害人吴钰骅、李伟的陈述和证人孔中卫的证言。

12 、证人林玮(闸北公安分局警务督察支队民警)就被告人杨佳在闸北公安分局 21 楼向民警行凶一节当庭作证,其证言内容与孔中卫、黄兆泉、容侃敏、陈伟等人的证言内容基本一致。此外,林玮还当庭指认了杨佳就是被当场制服并被摘下面具的那个男子,林玮还对从杨佳处查获的尖刀、防毒面具、喷射器进行了辨认并予确认。

14 、上海市公安局( 2008 )沪公刑技痕勘字第 0069 号、( 2008 ) 沪公闸刑技勘字第 1841 号 《 现场勘查笔录 》 记载:

对二十一楼勘查:在位于大楼西面 2110 室门口与南侧电梯之间的地面上有一处 60 厘米 * 50 厘米的血迹,该血迹由北向西南延伸至 2113 室督察队办公室,在督察队办公室地面上有较多点状血迹,室内中央有一张椭圆形会议桌,在会议桌上有一只“ onePolar " 腰包,室内共有六把办公椅倒地。督察队办公室北墙下由西向东放着三人沙发、电视柜。在电视柜南侧地面上有鹰达牌剔骨刀一把(刀全长 29 厘米,刀柄长 12 厘米,刀刃长 17 厘米,刀刃最宽平面 5 厘米,刀背宽 0 . 8 厘米,刀上有血迹)、橡皮手套一只(在剔骨刀下)、榔头一把(全长 33 厘米,锤面 2 . 6 厘米 * 2 . 6 厘米)、望远镜一副、望远镜套一只、警用催泪喷射器一支、摩托罗拉手机一部、霖碧矿泉水瓶一瓶、红柄折叠式水果刀一把。在室内东墙下有一跑步机,在跑步机上有一只“ 3M ”面具,面具上有血迹。

4452认为,按照上面所说的大概有这么几层意思:

一是指控杨佳提前购买了手套;

二是孔中卫在21楼督察室亲眼看见杨佳戴着手套,其观点还得到了4个证人的印证;

三是杨佳在21楼督察室被活捉,缴下刀和喷雾器、并被摘下面具,现场还留下了1只手套及等等物证。

显然“橡皮手套一只(在剔骨刀下)”正是那张照片的标准描述。

但是4452毫不犹豫的怀疑其照片的真实性?也包括“21楼督察室”的《现场勘查笔录》的部分内容,因为它们所想要表达的那种场面明显不符合逻辑。

谁“伪造”了物证现场?(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0>

现场已非原貌

谁都知道保护刑事案件第一现场的“原貌”是义务,对于警察们而言那更是准则和必须遵守。所以“21楼督察室”里的7名警察应在“制服该男子后,由特警队的同志带了出去”以后必将无条件的全部迅速撤离,并被封锁以等待侦勘技术人员的到来。

但是“现场勘查笔录”有关“杨佳物证”的内容反过来又告诉了我们什么信息呢?

也就是侦勘人员第一眼所见的“杨佳物证”已经被分散成三个不同的地点。

在会议桌上有一只“ onePolar " 腰包;

在电视柜南侧地面上有鹰达牌剔骨刀一把等等;

在跑步机上有一只“ 3M ”面具。

这在表面上看好像是很符合逻辑,再根据孔中卫、林玮的证词,4452在此推演一下当时所发生的场景动作应该是:

A:1人缴下杨佳的刀、另1人缴下喷雾器,并立即放置到“电视柜南侧地面上”;

B:1人或1人以上给杨佳戴手铐;

C:1人给杨佳摘下面具,并立即放置到“跑步机上”;

D:1人给杨佳解开腰包的扣子,并立即放置到“会议桌上”,再打开拉链查看后把内容物立即放置到“电视柜南侧地面上”;

E:1人或1人以上给杨佳搜裤子口袋,并立即把内容物放置到“电视柜南侧地面上”。

4452于是无限感叹,7名职业都是无比看重“证据”的警察,竟然在已经制伏杨佳并戴上手铐后做“C”动作之前,没有一个想到需要保留最重要的证据即“杨佳头戴面具”的现场照片。其实很简单,谁掏出手机拍一张不就什么都OK了嘛,然而没有发生,不管有没有“内幕”,这至少能证明这些人都不是合格的警察。

重新回到《勘查笔录》,它真的符合逻辑吗?

首先露出马脚的正是上述的“D”动作!

4452以为,第一现场的警察在紧急状态时可以检查、翻动onePolar腰包里的内容物,但绝对无权在刑事勘查人员到来前给“内容物”重新安家、混杂放置。

显然这样的动作必将给接下来的“现场重建”增添无穷无尽的困难,4452确信这种超低级的无知决不是任何一个合格警察所能作出的。

而严重的后果就是让“onePolar腰包”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永远成谜。

4452相信,杨佳不是千手观音,他被擒时刻可以携带的物件最大极限可能有:

头上的3M面具1只、一手持的警用催泪喷射器1只、另一手持的鹰达牌剔骨刀1把、橡皮(胶)手套1只、onePolar腰包1只。

另外杨佳的裤子口袋里和onePolar腰包中还能装带部分小件物品,可能有:

摩托罗拉手机一部、霖碧矿泉水瓶一瓶、红柄折叠式水果刀一把和望远镜一副、望远镜套一只、榔头一把。

无论如何“榔头一把”如果是杨佳的也只能装在onePolar腰包里。

刘晓原对“onePolar腰包装33厘米的铁榔头”持否定的观点,4452并不赞同。因为铁榔头的头部很小,主要长在手柄上,那么只要onePolar腰包的拉链不完全拉紧,露出一大截手柄在包外,并不会影响携带。

不过仍然存在矛盾,如果是这样的话,4452判断势必会严重影响和妨碍杨佳的运动能力和节奏,更不要说去主动爬楼杀警察了,而且21楼以下的所有目击证人都将会证实这种异常古怪的形象。

但是“现场勘查笔录”明明白白的告诉我们“榔头一把”和许多上述物件都一起躺“在电视柜南侧地面上”,而没有说在“onePolar腰包”里还发现了什么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呢?

4452以为,就是本该分成几个不同来源的物证被谁故意的混淆了。也可以证明在侦勘之前必定有谁摆弄和改变了现场。

《一审》说:

公安机关对现场勘查后,对现场及相关物证予以照相、录像的方法固定,提取了血迹及痕迹。

于是最大的马脚“凶器刀与手套”的照片就自然而然的展现在我们面前。

谁“伪造”了物证现场?(转) - 布依非非 - 心情花园0 && image.height>0){if(image.width>=700){this.width=700;this.height=image.height*700/image.width;}}" border=0>

然而4452以为,它将永远代表上海警方的耻辱,因为它决不可能是“第一现场”,而是“伪造”后的剧本照。

4452通读《一审》也根本无法知晓杨佳的“手套”究竟是如何压到刀下的?

尽管只有孔中卫在21楼督察室亲眼看见杨佳戴着手套(4个证人印证),但4452在逻辑上无法否定孔中卫关于“手套”的证词。

因为:

1,不能排除杨佳“戴手套”发生在11至21楼的过程中。

但是4452不同意警方推测的原因。

《上海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披露袭警案详细经过》

2008年07月07日 11:10:12

http://news.xinhuanet.com/legal/2008-07/07/content_8503557.htm

据交代、、、戴上防尘面具和橡胶手套是为了防止催泪瓦斯伤到自己

杨佳明明穿着短袖汗背心,两个前臂都是裸露,仅仅戴个手套能防什么呢?还不如穿长袖。

2,另1只手套去向不明也不构成明显漏洞。

并没有在现场发现橡胶手套的外包装纸袋,所以在逻辑上不能排除杨佳只携带了1只。另1只及包装或在之前被抛弃了。

3,没有购买地点、发票、证人等意义并不大。

对于遍地都可以买到的普通低值易消耗品,一定要找到来历属于大海捞针。

于是4452选择相信孔中卫的“戴手套说”。

那么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接踵而来,4452请问究竟是“谁脱掉了杨佳的手套”?

为什么一定要在刑事侦勘人员到来前,既不采取照相或录像保护证据就随意的去接触和改变那个无比重要物证的原貌、又不在事后的笔录证词里描述“杨佳戴着的手套”上有没有血迹的状态?

更荒唐的是《一审》证人证词中竟然也没有任何人愿意承认自己或表扬他人就是那位不声张的“活雷锋”。

4452以为,就连孔中卫这样的发现者都选择沉默,那么谁还敢冒领那种无比违法的举动呢?但是向法庭故意隐匿发生的事实也是犯罪行为,对于现场的7名警察来说,孔中卫发现的“手套”已经成了他们越不过去的坎。

4452再以逻辑推理戳穿“凶器刀与手套”虚假照片的画皮:

按照上述A、B、C、D、E步骤发生的场景动作,4452判断“脱手套”必然在A、B动作完成以后。

也就是说,“缴下杨佳的刀”永远在前,“脱杨佳的手套”永远在后。

依照保护第一现场的原则,“缴下杨佳的刀”放置在“电视柜南侧地面上”以后就谁也不能再动手了。那么后来从杨佳手上“脱下的手套”只能自然摆在“刀”的旁边,或覆盖在“刀”的上面。

而“手套”要跑到“刀”的下面唯一的办法就是预先提起“刀”。

显然这就是“凶器刀与手套”照片违反逻辑的地方。

其实4452还发现有不轨之处:

《一审》有:

15 、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沪公刑技物字( 2008 ) 0091 号 《 检验报告 》 的结论为:

( 1 )不能排除嫌疑人杨佳左手食指、左手中指、右手拇指、右手中指、右手腕内侧、杨佳汗衫右上臂前端、汗衫上臂处血迹、杨佳裤子左前口袋处、后右口袋处血迹、现场刀柄上的血迹及闸北公安分局大堂、一楼至二十一楼的消防楼梯、通道、电梯门口、地面上等处的血迹为犯罪嫌疑人杨佳所留。

表明杨佳的左右手指都有自己的血迹,由于橡胶手套脱下后必定是反面,所以无论1只“手套”是戴在何手,脱下来的手套上必然有血迹。

符合常理的做法是把从杨佳手上脱下的手套平铺于地板,一方面能展示血迹,也更方便于以后的斟查工作。但是照片反映的却是相反,手套被折叠起来,为什么?

难道是为了杨佳掩盖手套上的血迹吗?或者就是没有血迹的正面手套怕穿帮?

故意漏检物证

总以为搞刑事勘查的技术警察是决不会放过任何蛛丝马迹的能人,但“21楼督察室”的《勘查笔录》却让业余的4452再次大失所望。

《一审》说:

另外,还依法提取涉案物证:其中在二十一楼督察队办公室提取了“ onePol ar ”腰包一只、沾满血迹的“鹰达”牌剔骨刀一把、榔头一把、望远镜一副、望远镜套一只、催泪喷射器一支、摩托罗拉手机一部、霖碧矿泉水瓶一瓶、红柄折叠式水果刀一把、“ 3M ' ’面具一只;在南北高架下匝道的停车场内提取了破碎瓶口及碎片;在闸北公安分局东侧人行道花坛之间提取烧灼过的酒瓶玻璃碎片;在天目中路 538 弄 1 号铁门上及地面上分别提取登山杖一根、“ 3M ”面具包装袋一只。

4452无比惊讶,那只照片里的“手套”从此没有了。

另外引起4452注意的是:

《一审》仅仅只对2个物证才有较为详细的描述。

鹰达牌剔骨刀一把(刀全长 29 厘米,刀柄长 12 厘米,刀刃长 17 厘米,刀刃最宽平面 5 厘米,刀背宽 0 . 8 厘米,刀上有血迹)

榔头一把(全长 33 厘米,锤面 2 . 6 厘米 * 2 . 6 厘米)

于是4452通过下面简单的对照法就能发现许多的不寻常,可见漏检面有多广。

onePolar腰包:颜色?腰包(长?宽?厚?)、包带(长?宽?)、血迹?拉链开合?内容物?

橡皮手套一只:正反?长?宽?血迹?破损?品牌?型号?

榔头一把:全长 33 厘米,锤面 2 . 6 厘米 * 2 . 6 厘米,柄质地?长?底直径?重量?血迹?

望远镜一副:颜色?品牌?长?宽?厚?重量?血迹?

望远镜套一只:颜色?品牌?长?宽?厚?带长?血迹?

警用催泪喷射器一支:颜色?品牌?高?底直径?开封?重量?血迹?

摩托罗拉手机一部:颜色?开关?长?宽?厚?重量?号码?血迹?最后一个电话、信息的时间?

霖碧矿泉水瓶一瓶:容升?开启?重量?血迹?

红柄折叠式水果刀一把:长?宽?重量?血迹?

3M 面具,面具上有血迹,颜色?尺码?血迹处于组件的部位?血迹的外观形态?

4452强调,以上所有物证警方都不应该忽视有无“血迹”的判断,因为根本无法排除凶手在2至9楼、11至21楼的时间内使用过它们,比如打手机?翻腰包?喝水?远望?等等,而凶手的双手没有沾上血又几乎是不可能的。

4452在此还想重点提出对“腰包”和“警用催泪喷射器”的疑问:

假如杨佳是凶手,那么onePolar腰包自始至终都伴随着他连杀10人,没有沾上一点血迹那又是万万不能的。

假如杨佳是凶手,他的双手都有血迹,那么“警用催泪喷射器”上也不可能没有他的血迹。

 转:http://sswn4452.blog.hexun.com/25663634_d.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